那时花开

3阅读 400 次
      转眼又是一年五一节了,作为中国的一个传统节日,在这个快速发展的经济时代,人们似乎已经忘记了它的本质,更多的是被各种旅游休闲所取代。
      出来上班已经七八年了,自从离开了家长,就没有再真正有意义的过一个五一节。更多的是休息娱乐,好像跟平常节假日没多大区别。
          我从小在西南的农村长大,对于五一节有它独特的意义。水稻是我们那里的主食,家家户户都会在自家的田里面种上水稻,它更关系到一家人的口粮,所以来不得半点马虎。又恰好五一是插秧播种的最好时机,所以不管是学校里的读书娃还是在附近上班的人们都会回家帮忙插秧,那画面至今我还记忆犹新。可能这就是我印象中五一节的由来吧!
      那时候五一的假期是一个礼拜,在这期间,随处可见梯田里到处都是插秧的人们。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有时候下雨天也是披着蓑衣,戴着斗笠,弯着身子,左手拿秧苗,用右手将秧苗一根一根的插在稻田里。我记得我最开始插秧是在我念初二的时候,我学着爷爷的样子跟在他身边,开始插的时候歪歪扭扭,爷爷教给我技巧,他说左右前后对齐,就跟排队一样,保持相同的间距,这样有利于通风生长,还有就是秧苗的须必须要在稀泥里将它抚平,这样它的梗才长的结实。没想到看似这样简单的活,里面却包含这么多的学问,有时也不得不佩服农民的伟大。
          由于爸妈加上伯父母一直都在外面打工,所以几家人的田地都是爷爷奶奶耕种。爷爷常说:“多好的土地呀,慌了就可惜了”。可能是他们那个年代受饥饿的阴影吧。由于耕田太多,插秧时机又紧张,所以每年都会叫些亲朋好友来帮忙。有拔秧苗的,插秧的,做饭的。我和堂哥主要负责的秧苗送到田里,大概一天的时间,十几亩稻田就给插满了,收工之后就到主人家大吃一顿,各种腊肉,香肠,满满一大桌,当然必不可少的就是一大锅咸鸭蛋,吃完饭后都还得带几个回家,说是能保证今年主人家的水稻大丰收。然后第二天大家又去另外一家帮忙,总之就是互帮互助。
       五一节除了插秧,还有山里面的各种野果,可谓是美味至极,刺泡,牛奶子,樱桃,酸酸甜甜,可是我们小时候的主要零食。当然还有漫山遍野的艳山红,可漂亮了。还有那段时间布谷鸟总是叫个不停。
      现在只有每过年的时候才回家一次,自从爷爷走后,家里的稻田也再也没人耕种了,稻田里都长满了野草,再也不会有小时候的那些场景了,现在想想还挺怀恋的。那不止是童年的五一,更是童年成长的记忆。
       虽然再也不会像小时候一样过五一节了,但那些美好的记忆永远留在我心里。就像那美丽的艳山红,永远开在我心中,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